1. <td id="nrkga"><ruby id="nrkga"></ruby></td><output id="nrkga"><nav id="nrkga"><div id="nrkga"></div></nav></output>
      1. <acronym id="nrkga"></acronym>
        <table id="nrkga"><strike id="nrkga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2. 區長信箱  |  區長熱線:0376-3772020

        所在位置:網站首頁 > 平橋文學 > 瀏覽

        豎起大門 就有了院子

        2022-10-13 作者:詹麗

                一次一次離開,又一次次回來。離開是為了更好地回來。張清說。都說郝堂是能望得見山,看得見水,記得住鄉愁的地方,可他不想在遠方想念家鄉,想念的時候,他就回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
                張清是郝堂的幾個文學青年之一,他們都喜歡來我工作的郝堂村圖書館借書,喝茶或者聊天。有時從外地回來,張清會給我帶一包當地的茶葉。有時,他網購了好看的花盆,或者養花的玻璃瓶子,也會分給我兩個。有一次,他還把家里的一個干葫蘆瓢送給我種多肉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2011年,郝堂村作為河南省可持續發展示范鄉村,率先嘗試,各項改造建設開展得如火如荼。專家小組,各級領導,調研社團,參觀團隊,游人群眾,紛至沓來,絡繹不絕。最紅火的時候,有十幾個建筑隊同時開工,原來凋敝破敗的空心村,被修復改造得面貌一新。依山傍水,千畝荷花,一座座豫南傳統民居,分布在山洼或者荷塘邊,灰墻青瓦,磚鋪院子,石板小街,干凈整齊,樹木、青草、野花,一條清澈溪水穿村而過,郝堂像一個自然花園。
        村莊呈現出蓬勃生機,很多外出打工的人都不出去了,村里還成立了返鄉青年服務合作社。張清,羅國棟,李飛幾個都懷揣夢想留在家鄉。張清承包了村里的幾十輛自行車,單人的,雙人的,加上他自己又買了幾輛雙排四人座的,租車外加賣礦泉水。整天穿著防曬衣,戴著草帽,還是曬得黑乎乎的。傍晚,他把最后一輛車子牽回來,再把幾十輛自行車推進車棚,用鏈子鎖好,已經累得筋疲力盡。騎車回家,路過圖書館門口,看我在澆花或者吃飯,遠遠地打聲招呼。羅國棟找了一間改造好的臨街門面開茶館,賣郝堂茶。李飛則利用所學和郝堂的自然優勢,與信陽的一些學校聯合,做起了自然教育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在蘇杭打工時,張清曾游歷了周邊許多傳統古鎮和村落,這就是他心中唐詩宋詞里的煙雨江南。他關注了許多民宿公眾號,收集了幾百張喜歡的民宿圖片。他說,世界再大,不過一個院子,里面住著對生活的一切幻想。他說,造個院子吧,后面竹林,前面荷花,喝茶,養貓,養狗,娶個媳婦,養個閨女,這是我們能想到的幸福時光。張清的民宿和院子夢早已在心里蓋了一百遍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郝堂村被住建部評為第一批“中國最美鄉村”,名氣大,出名早,央視,省市電視臺經常露臉,但旅游旺季主要還是集中在荷花盛開的夏季。冬天,草木枯黃,游人稀少,鄉村有些蕭條,張清媽媽覺得他呆在村里,不如外面掙錢多,又沒個女朋友,在鄰居眼里,大有游手好閑的嫌疑。加上他熱愛文學,整天寫點子無用的詩文,左鄰右舍覺得他清高酸腐,沒追求聊不攏的女孩兒還看不上,自家窮,眼皮子還怪高呢。如今女孩們都去城市打工了,在村里不好說媳婦。二十五六的人了,人家結婚早的,娃兒都上幼兒園了。架不住媽媽天天在耳邊咕噥,抱怨,最后,自行車由媽媽看守出租,回村兩年,無奈,張清又回蘇州去了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羅國棟的茶館也經營得很艱難。由于多年的習慣,信陽所有餐館都提供免費的茶水,所以,游人大多提前一點去餐館喝茶,只有一些情趣清雅的人才會去茶館品茶。過完十一,游人稀少,生意清淡。羅國棟便組織一些年輕人去修路撿垃圾。反正是自己的家鄉,閑著也是閑著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李飛的自然教育也逐漸開展起來,組織學生娃子來田地里種菜插秧割麥拔蘿卜,去山里游學采摘,認識草藥植物,學生們非常喜歡他的課,但層層組織者的提成和復雜關系的處理,讓李飛掙不到多少錢還特別頭疼難過。李飛大學畢業以后,一直在深圳打工,他已經喜歡并習慣南方年輕城市人與人之間相對簡單的相處模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    張清依然通過我的朋友圈關注著家鄉的變化,郝堂又上央視了,路修寬了,修山地自行車賽道了,修登山步道了,辦村晚了,開長街宴了,他還寫了一首詩——《我是有故鄉的人》,發給我,參選四月的郝堂鄉村朗誦會。趕上國家鄉村振興的各種好政策,郝堂建得越來越美,房屋改造越來越多,院子一個比一個做的有味道。民宿已經開了五六十家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2016年春天,張清帶回了一個廣西女孩兒,叫小玉。第二天就帶來圖書館喝茶。從前,別人給介紹的女朋友他也都帶來我這里,讓我看看。我還給他介紹過一個本地賣茶葉的女孩兒,沒成。小玉單純可愛,文學女青年,愛笑,能干,南方人微凹的大眼睛里藏著許多幽深的夢幻。大概是被張清的帥氣才情和他描述的家鄉以及他的夢想吸引,才下定決心跟他來這遙遠的北方。他們在圖書館西南面停車場里開了一間貨棚,烤面精烤香腸,還做奶茶和鮮榨果汁以及冷飲,順帶賣他自家田里采摘的蓮蓬,山上的茶葉和板栗。母親看他領回一個女孩兒,滿心歡喜,夏季,每天早上下水田里采幾布袋蓮蓬,一桶新鮮荷花,拿來給他賣,賣的錢全歸張清。我也跟著沾光,經常吃到新鮮的蓮蓬和板栗。夏天中午,貨棚熱得蹲不住人,他們經常到圖書館來喝茶蹭空調。小玉偶爾也因太累,思念家鄉,相愛容易相處難,生活習慣飲食習慣不同而心生抱怨,我不免要擔起耐心安撫的角色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夏季,酷熱,兩個人每天忙得汗流浹背披星戴月,也掙了不少錢,但離張清的院子夢還有很大一段距離。過完十一以后,生意清淡,陽光好的周末,也會有一些游人。他們搬回家去住,周末來貨棚出攤,他們還進了一些衣服,平時開三輪車去附近集鎮擺地攤。雖然裹緊了棉大衣,還是被北風吹透。小玉不喜歡北方的冬天,加上她媽媽各種尋死覓活的反對催逼,小玉動搖了。人一閑下來,各種平時集贊的小矛盾也都浮了出來。夢想如此遙遠,小玉想媽媽了,看完第一場雪,小玉走了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張清追到南方,不久就回來了。2017年春天,張清的攤位挪到村里統一搭建的茅草長亭里去了。燒烤攤前,擺滿各種土貨,還有音響,一天到晚,咕咕咚咚火燒火燎地。這一段,他很少來圖書館。我也不敢多問,有些東西只能靠自我消化,自我成長。有時夜晚我散步回來,茅草長亭擺攤兒的人都走了,路燈下,張清一個人靠在木廊柱上,抱著吉他彈唱。“花的影子落地無聲,你的影子入夢不碎,回到家鄉,我被現實劫持,從前我愛獨處的空無一人,如今我愛獨處的飽含深情……”


                深秋的夜晚,村子里異常安靜。幾個人在圖書館坐到深夜。羅國棟拿出在南方打工最后的積蓄,承包了村里的茶園,采茶,炒茶,賣茶,開茶館,他想孤注一擲,繼續撐下去。還打算這幾天去福建學習做紅茶。李飛一直有一個徒步旅行的夢,泰國,尼泊爾,新疆,他要去追逐他的詩和遠方了。張清無言地和他倆擁抱作別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豎起大門,院子就有了。張清說。他倆走后,張清的民宿改造就開工了。資金來源有父母贊助的,這些年打工做生意攢下的,又借了一部分。張清把老屋改造和擴建一起做,開了后門,后院比前院更大。房子的框架建好了以后,內部粉刷裝飾,院子的設計,全是張清一個人一點一點親手做的,一只瓦罐,一盆蘭花,一段柴扉矮墻,一面樹根裝飾的山墻,一棵樹,一架藤蘿,竹子種了,荷花種了,小貓也養了。他的手都快做殘廢了。他經常支上三腳架,用手機記錄打造民宿的細節和過程。“總有人間一場雨,似我十萬八千夢。雷鳴電閃,如夢奔騰。”他的抖音文案也越寫越動情。兩年下來,也積累了幾萬粉絲。他和我都知道,他抖音里有一個不說話的粉絲,一直不動聲色地存在著,默默點贊。旺季擺攤掙錢,淡季和夜晚做院子。郝堂發展的十年,也是張清不屈不撓奮斗的十年。開業大吉,張清的民宿終于可以接待客人了。院子是理想,也是生活。他一邊營業,一邊繼續折騰著他的院子。粉絲里也有女孩兒在下面熱情地留言,但我知道他心里還有小玉。“冬日里最有溫度的場景,莫過于暖陽照在身上,我在院子里吃飯,喝茶,等你……他一直相信,有一天,一開門,小玉就站在門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詹麗  女 河南省信陽市平橋區郝堂村圖書館管理員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    《河南日報》中原風“十年身邊故事”欄目約稿,因為版面原因,編輯作了刪減,這里是原文。作者身為“美好信陽推介官”,為了宣傳和推介郝堂,作者把幾個郝堂返鄉青年的故事組合到一起,也是對郝堂發展十年的另一種記錄。文中人物名字為虛構,請勿對號入座。

        每日推薦

        推薦圖文

        熱門文章

        主辦:中共信陽市平橋區委宣傳部

        承辦:平橋區融媒體中心

        電話:0376-3720582

        郵箱:xyjcpq@163.com

        微信公眾號:pqwx006

        平橋新聞網簡介 網站聲明

        欧美老人巨大XXXX做受